Akaba

湾家人,文章通用简体,回应繁体。
想找文章请善用归档!

【王喻】美好事物


–  (迟来的)2018/02/10,喻文州生日快乐!

–  所能言述的恐怕不及你的好哪怕万分之一,于是只好说,非常荣幸遇见你。


–  原作向,大概是第十赛季或第十一赛季


OK?


对你的偏爱太过于明目张胆
                         ...

【そらまふ】烟花


– ニコニコ歌い手衍生

– 初尝试,还望见谅

– 极短篇


OK?


まふまふ总是在追逐そらる,即便到现在、此时此刻,两个人一起坐在河岸边并肩望着烟火的时候也是。
那好像是一种被生下来就带着的情感,光拎起耳机,听そらる的歌,就能感觉心里的湖泊漾起了涟漪,一圈一圈,安静平和地扩散开来。
喜欢这种事情,说实在,没有什麽伟大的理由,跟まふまふ喜欢作曲是同样的。
自然而然,就会深深着迷。


「啊,银白色跟红色的。」
そらる的头向まふまふ侧过来,距离很近,指了指刚刚才绽放现在已渐渐碎裂的烟火。
很まふまふ的颜色啊。そらる这麽说,自己觉得有趣地...

【カラ松中心】此致,亲爱的松野カラ松役者さん


- 役者:在日文里有表演者、演员的意思
- 十四松、大哥、一松视角
- 充满了自我意识


OK?


㈠ 十四松

松野十四松觉得カラ松是个好得过份的哥哥。
好得非常、非常过份。
从十四松还很小很小的时候开始,カラ松就展现出了满满的温柔,温柔、却足够内敛;不同于跑在前头、闪闪发亮的おそ松,カラ松永远能及时发现兄弟的眼泪,一块出门时也经常走在后头,像是在守护着他们。
六个兄弟之中最有常识的,其实不是チョロ松而是カラ松才对,十四松始终这么认为。
只是那个人用不知道哪学来的演技盖过了这一切。
松野カラ松台下的演技优秀一如站在舞台上,能完美地...

【黄喻】不雨(贰)


- 退役私设
- 带了别的选手玩但没有副CP



OK?


///


|贰|

「黄少!你来了!」
卢瀚文的笑容一样灿烂,鬈髮长了一些也染得深了一些,黄少天忍不住伸出手去揉,就像他还是这孩子的副队长时。

「我来啦。」
「黄少退役后真的不一样了,以前都是踩着点到的。」蓝雨现任队长指着大厅的大时钟取笑他。
「你这个臭小子,当了几年队长就翅膀硬了?待会看我在青训营的小萝卜头前面三两下解决你!」
「好好好,黄少你等着,我叫人去拿夜雨来!」

夜雨。
夜雨声烦。
剑圣黄少天的夜雨声烦。

「好,夜雨,好!」黄少天愣了会连忙回应,转一圈脑袋看看重...

【王喻】二十字-1

  


- 原作向
- 喻王/王喻无差
- 二十字微小说(但有超过就是了)

  


OK?

  
 


1. 说起来,他们是差异甚多的人。然而差异甚多并不影响互相理解。


2. 風象星座有种外人难懂的浪漫,王杰希看着一箱喻文州从南方寄来的白斩鸡,想。


3. 喻文州没...

【カラ一】不可承受之轻


- 攻受无差
- 0204カラ一日的纪念
- 宗教松设定

OK?



松野一松是一个死神。
死神有许多课题必须要去完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百年又复百年。
前世的自杀让一松在转世时仅有两个选择可做,厌倦为人的他选了死神,至今为止的日子虽然不算愉快但是还算舒适。他就这样过了好长好长的时间,每次都在期限将至前完成课题,顺利得到接下来一段时间的死神资格。
正当他开始觉得这样的日子再也不会有所变化时,新的课题颁布了。
羊皮纸从高空落入一松手心,又从一松手心落到地面,雨后的积水迅速湿了纸张,上头的字却始终清晰。
清晰地在一松胸口烙下一痕恐惧。
夜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