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ba

湾家人,文章通用简体,回应繁体。
想找文章请善用归档!

【王喻】美好事物


–  (迟来的)2018/02/10,喻文州生日快乐!

–  所能言述的恐怕不及你的好哪怕万分之一,于是只好说,非常荣幸遇见你。


–  原作向,大概是第十赛季或第十一赛季



OK?





对你的偏爱太过于明目张胆
                                         ——陈粒,「小半」



- -



年节来得特别晚,连带上半季的赛程多出了好几场,微草战队放假前的最后一战对上义斩,连夜赶场的王杰希拖着大小行李出现在广州时已然深夜。


南方的气温明显高些,他出了通关口便觉得热,往口袋里捞手机的同时解下围巾;正打算拨给喻文州,一双温凉的手就贴在王杰希的后颈,蓝雨队长从他后边凑过来,笑嘻嘻地说了声你来啦。
夜间的接机大厅几乎不见旅客,王杰希迅速扭头自喻文州右颊偷走一个吻。




“怎么突然改班机?”
浑身上下没遮没掩的喻文州任王杰希把围巾绕在自己的脖子上,问道。
“比赛结束的时候还早,查一下还有班机就过来了。”
“直接从会场过来的?”他点点头,喻文州想了会,接着说:“那你肯定饿了。”
还以为这人要讲什么,没想到是这个。王杰希忍不住笑,被喻文州以不解的眼神看了回来。
“笑什么?”
“是你饿了吧。”
“来者是客,必须带王队去吃我们广州的夜宵。”喻文州不理他,义正严辞地下结论。
“那就劳烦喻队了。”


这个游戏他们老是玩不腻。两冠军队队长端着正经样子拌嘴,一捧一逗有来有往,让人弄不清楚到底是感情好,或者表面客气暗地里却杠上了。没少遭到荼毒的黄少天经常对此大力谴责,霹哩啪啦就是一顿抱怨。不过,剑圣多话倒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身为最熟悉的敌人与最亲密的队友,王杰希和喻文州多半没听进几个字,等人唠叨完就又继续无止尽的抛接球,气得黄少天有次在下班堵车的车阵中直接嚷嚷放我下车。


那天坐在副驾的喻文州,脸上的笑容促狭也愉快,可能还有些得意,特别小孩子气。很矛盾的几种形容词,理应跟喻文州给人的印象搭不上边,但王杰希总觉得,它们落在那人身上无比合衬。



说是要带王杰希吃广州的夜宵,喻文州的轿车却一路开往自家去,王杰希见到熟悉的巷口,挑了挑眉。
“其实我煲了粥,”一面驶进停车位,喻文州坦承,“少天妈妈送的螃蟹,再不吃完就得冰到年后。”
“希望你有先打电话回去问你奶奶怎么煮。”
“螃蟹粥而已,王杰希你也太瞧不起我了吧!”
“文州,上次你打算煎牛排结果把锅子给烧掉的事,连我邻居都记得。”
“这种黑历史挑明了多伤感情啊杰希大大。”


喻文州算是爷爷奶奶带大的,从小就是捧在手心上疼的长孙,下课后踱进厨房就有烧卖、萝卜糕可以吃,一年到头连泡面都没吃过几回,更别提自己开伙下厨了。
再加上蓝雨食堂是出了名的好吃,王杰希常想,在“吃”这方面,喻文州实在可谓顺风顺水,令人欣羡。


“即使挑明了我还不是照吃?”
“不然你就要流浪街头了。”喻文州点明他的处境,王杰希只能叹气。


他这趟来广州蹭喻文州老家的年夜饭其实是不得已,在国外念书的妹妹忙毕业展览,抽不出空回国,王杰希的母亲挂念独生女儿,所以带着上初中的小弟飞去纽约过年。微草队长向来独立,又忙,不在母亲管辖范畴,他甚至是前两天午饭时间才收到一条QQ,内容简单俐落,一张来回机票时程的截图,和一句“记得来接机”便算交代完毕。


王杰希传讯息问喻文州方不方便打扰的时候语气格外委屈,喻文州每次想起都要笑。




“杰希,怎么了?”
好不容易将王杰希带来的大大小小伴手礼提上楼,喻文州开了门,把该冷藏的放入冰箱,却见王杰希站在外边迟迟没进门。
“看门。”
喻文州好气又好笑,“我家的门有什么好看的?”
“春联你自己写的吧。”
“哦,那个啊。”喻文州慢悠悠走到他旁边,解释道,“今年具乐部的年节活动,很久没练字了,以前读高中写的比较好看。”


你写的都好看。王杰希原本想接这一句,后来感觉太不符合他的人设,硬是吞回肚子里,选了个等级普通的选项。
“我今年还没买春联,愿意赏光写一副送我吗?”
“这就要看魔术师的诚意如何啰。”
“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王杰希放起垃圾话来质量丝毫不输叶修,表情认真,简直媲美古装剧里头向皇上宣誓效忠的将军。


“好了好了,先吃粥再说。”喻文州推着人进厨房,讲究地盛了一碗给王杰希。
“天气冷,蟹黄凉了就不好吃了。”
“喻文州,这真的是赴汤蹈火。”
“你少嫌弃我奶奶的食谱,小心我后天跟她告状。”
他连声称是,带着笑意,一匙一匙细细地吃。嘴巴上嫌弃归嫌弃,王杰希还是挺喜欢看喻文州做菜的,过咸或过淡都是种滋味,在心尖上缓缓慢慢荡漾开。



结果喻文州派给他的任务是剥银柳,特地到花市找来的褐色树枝,大束大束地在客厅地板一字铺开,王杰希眯起眼,用拇指与食指的指腹轻压半红不绿的芽鳞,再小心捏起,做了个投篮手势将壳扔入垃圾桶。


窝在沙发上的喻文州鄙视他幼稚,王杰希雷打不动继续剥,累积了好几颗一口气朝喻文州洒去。
“喂、王杰希!”
“寒冰粉。”
魔术师的脑回路纵然是喻文州也得愣个几秒,王杰希趁隙占领沙发另一半边,一把拉过喻文州稳稳搂在怀中。
他亲了亲后者的额际,一脸满足。
“这个大招读了很久吧?”
“真没有,”王杰希诚恳回答,“靠手速硬爆。”
“有手速的疯子。”
“疯子看别人都是疯子。”
喻文州那双好看的眼睛弯出弧度,并不应声,而是轻巧地吻上他。


空气中有粥的余香,电视节目的鞭炮轰隆隆响,充满年味的银柳铺散满地,夜晚和这个亲吻一样,越来越深。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