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ba

湾家人,文章通用简体,回应繁体。
想找文章请善用归档!

【罗斯阿鲁】3mm(Cwt37无料)

*2P克西阿鲁
*自我流情感描述
*翻译名使用
*R15...?


///


时钟的指针,恍若静止。
在那个年代、在那棵树下、在那片樱花飘零的粉红色海洋中。
他和他在那相遇。
海蓝的眸对上洋红的同时,就此深深陷入,他们都是。
这到底正不正确已经没有意义,唯一有意义的是那份眷恋。
或许肤浅。
或许扭曲变形。
或许丑陋噁心难以见光。
但还是爱着的。
……想佔有全部地深爱着。
离得好近好近近到几乎没有距离,而正因最靠近,所以比谁都贪婪。
爱情跟偏执竟是如此相似。
不愿任何人跟他说话,排拒不属于他的关心,目光唯一追随的只有他的身影,无论何时何地哪分哪秒。
相拥入眠的时分,由于醒来后不见阿鲁巴而落泪。
手牵手漫步的时分,受到来自他人的打扰于是毫不犹疑下了杀手。
阿鲁巴遭人围住的时分,睁大的双眼带着恐惧,颤抖的手握紧小刀没入人们的肚腹,冲过去拥住阿鲁巴。
譬如,并肩前行的时分。
譬如,採集食物的时分。
譬如,太多太多两人共同度过的时分。
克莱尔西昂收集着每个有关阿鲁巴的瞬间,放进心底珍藏。
无法控制。
想佔据他的每吋肌肤。
想让他望进自己的眼更多次。
想更多地碰触他。
想感受他的体温。
克莱尔西昂经常不说一句话,便移往阿鲁巴的方向,眼中的寂寞令谁都难以拒绝。
他要的从来都仅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亲吻、啃咬、撕扯,牙齿与牙齿碰撞在一块,血液唾液交融,滑下少年的下巴,啪嗒一声打在沙地。
好甜啊。
克莱尔西昂温热的吐息吹在阿鲁巴鼻尖,跪着的他凝视背靠大树而坐的后者,水色的眸染上雾气,情慾的浓雾,让人全身发烫。
可以吗……?
可以哦。
真的?
嗯。只要是克莱尔西昂都可以哦。
阿鲁巴泛开腻人的笑,如同枝头最灿烂的花。
俯下身子,克莱尔西昂再次凑近阿鲁巴的唇瓣,然而这次停在三毫米处,没再接近。
他多想狠狠欺上那湿润的唇,直至吻得红肿,直至阿鲁巴生理性的泪水划过脸颊,白嫩的手指紧紧揪着他的衣服,好听的嗓阵阵呻吟。
好想要乾脆将阿鲁巴的心脏放进胸膛跟自己分享同一个身躯。
永远永远永远不要分开。
永远永远永远不要丢下他。
……可是不行的吧。
少年在渴望掠夺走的同时依旧珍惜着,甜若巧克力的内心也涩如巧克力。
因为爱而想佔有。
因为爱而控制住自私。
一体两面。
最终他仍是没有亲吻阿鲁巴,仅是在颈部留下一个又一个的齿痕,艳红如同那人的髮。
怎麽了吗?阿鲁巴问。
克莱尔西昂选择以伸入衣领内的舌作为回答。
明明手心是烫的,舌头却凉得吓人,一遍遍舔舐阿鲁巴后颈。
不要离开我。
他彷彿一隻无助的动物,乞求谁来垂怜。
阿鲁巴不要走掉。
不要。
请爱我请拥抱我请叫我克莱尔西昂请对我微笑请幸福一点请不要哭请不要推开我……少年的内心重複着这些呓语,双手用力抱着阿鲁巴,久久、久久不放。
深青的短髮与亮红的烦恼丝交错,多麽让人心痛又多麽璀璨的色彩。
这是他们共同旅行的日子。
拉扯着、挣扎着,在命运的黑洞中寻找出路。
跟水鼠一样缓慢地摸索世界,尝试理解它的样貌,走的路歪歪曲曲,寻找可能有的光亮。
然而,事情之于他们而言,不可能那般幸福快乐。
这不是条有尽头的隧道。
这是条没有出口的死巷,回不了头。
时钟的指针,恍若静止。
在那个年代、在那棵树下、在那片樱花飘零的粉红色海洋中。
他即将在那和他别离。
勇者终究是勇者,必须负起征讨魔王的责任,就算代价是自己。
静悄悄地阅读露基梅德斯给自己的邀请函,克莱尔西昂站在「阿鲁巴」和「克莱尔、世界和平」的交界口,眼神落寞。
裡头的悲伤满溢。
处在这样的世界,除了闭起嘴沉默,他又有什麽能做?再多的辩驳也不会扭转结局啊。
……幸福,是幻想。
童话总归只是童话。
一切的一切都是骗局。
为了阿鲁巴为了克莱尔为了和平什麽的为了可以让阿鲁巴笑得更开怀的世界,他眨掉眼眶内些许的水份,兀自走向战场,身后是阿鲁巴。
也好。
睡着的话,就不会再有悲哀了。
他预期看见他曾经的父亲,挂着虚假的笑,对他伸出手。

——可到了那,他只看见阿鲁巴。
应该在睡的阿鲁巴。
不能在这的阿鲁巴。
一贯噙笑的阿鲁巴。

那个阿鲁巴的头髮上沾染了暗红的血乾涸的血,总是温柔地碰触他的手滴落暖烫的血,盔甲上头整片的血,每颗沙粒都是血,分不清哪些来自阿鲁巴哪些来自露基梅德斯。
什麽啊。
这是恶梦吗?
没止住的泪水滚落,克莱尔西昂已经听不见自己的心跳声,他的视线听觉嗅觉裡全都被阿鲁巴佔满。
「……阿鲁巴……?」
「西昂,这份重量我来替你承担。」
那双唇瓣蠕动,吐出他最最不愿听到的话语。
不对。
不对。
他才是勇者啊他才是该死的那个啊不可以这样啊。
爱、偏执,3mm;他的哀求实现与否,也是3mm,但硬是消散,阿鲁巴的身躯渐渐透明,曙光穿过肉体射进他的水晶体。
阿鲁巴仍旧在笑。
那是比太阳还美丽的笑。
也是他曾拥有现在将失去的笑。
克莱尔西昂半跌半爬地想到阿鲁巴身畔,然而怎麽也及不上阿鲁巴消失的速度。
「好久好久以后再见吧,别再边哭边睡了哦。」
「阿鲁巴——!」
上一秒,他探出手。
下一秒,一片空。
无法触及的3mm。
遗留在仅馀西昂一人的空气中的话语,是「我爱你」。



/End.

评论(8)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