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ba

湾家人,文章通用简体,回应繁体。
想找文章请善用归档!

【全职】多CP二十字整理



*內容物:双花、韩叶、林方、喻黃、肖戴
*第二、三人称随意转换
*自我流解释


初次写全职,用个二十字练练笔(虽然都超过二十字啦!),还在适应日系跟华文系文风的转换,哪里奇怪的话,看完笑完請不吝跟我说一下吧><

预计下次:周翔、方王、杜柔、双鬼、卢刘卢,把喜欢的都写过一轮再开坑



///



壹。(双花)

#01
初遇是夏的中段,蝉鸣正盛,唧唧地叫嚣着如同他们怀抱雄心的青春。
离别,则是夏的开头,蝉鸣才刚出声便被扼杀了剩馀生命。
张佳乐觉得那年的记忆就像泡进了水,细节不再,溷乱的色彩却依旧灼眼。
疼。

#02
张佳乐过了很久,才习惯了叫韩文清一声「队长」。他胸口始终有另一个队长哽在那儿。

#03
孙哲平喜欢轻轻揉乱张佳乐半长不短的髮,然后,看着后者总是纯粹的笑,唤一声,「乐乐」。

#04
或许他们仍能手牵手在未来走着,但他们再也不能一起站上梦想的舞台了。
这才是张佳乐心伤的原因。

#05
百花,缭乱;而落花,狼藉。
张佳乐独自盛开一片繁华,脚下是孙哲平遗留的残花,每一步都像踩在碎玻璃上。

#06
人们说,认识七年还有联络的人,会是一辈子的朋友。
可惜上天⋯⋯只给他们五年,在那之后,错身而过。

#07
*张佳乐第二人称
你喜欢多甜的饮料多浓的茶多冰的汽水,他一清二楚。
「大孙⋯⋯我要、」
「拿去。」
两手握着暖烫的热可可,你笑得傻呼呼的。

#08
*孙哲平第二人称
他爱哭也爱笑,你知道。
所以当你转开电视看见他毫无表情说出「退役」两字的脸庞,你突然好想伸出手,抱他。



贰。(韩叶)
*全程叶修第二人称

#01
兀自一人抽着的烟,落下馀留火星的灰。
你望向夜,听见电话那头的他要你熄了烟,于是你笑了。
「好好好,哥就让你这次啊。」

#02
「幼稚」。
他讲这两个字的背后,会不会其实带了点宠溺的忍让?你喜欢这麽想。

#03
你们都很擅长等待。
但你不愿意让他等你太久,因为,捨不得嘛。

#04
十年对手,十年朋友。
天晓得处处佔优的你为什麽每次都敌不过他一个认真眼神。

#05
他很耿直,你老亏说他出去肯定很容易被人骗,当然前提是那人没先给钱包脸吓死。
「闭嘴。」
「紧张什麽?哥看起来像是会让你白白被骗的人吗?谁骗你我骗三次回去!」
你笑嘻嘻地说,蹭上他肩头。
「就会耍嘴皮子。」
「呵呵。」

#06
他和你进了职业圈后的第一次并肩,让你忍不住回忆起多年前的副本纪录。
一叶之秋、大漠孤烟。
君莫笑、大漠孤烟。
你们一如既往,既是敌手、更是伙伴,凝望同一份荣耀,绝不鬆手。

#07
你不需要情话。
韩文清的一个拥抱,就足以支撑你的世界。

#08
乐观到无可救药,他这麽说你。
你不曾对此否认什麽,你也不曾说那是由于你明白他总是会在,所以你不怕。



参。(林方)

#01
林敬言一路看着方锐跌跌撞撞,最后站到了自己身畔。
「哟,我来了!」
青年的笑爽利而自信。挺好看的。

#02
他们之间有着五岁的差距。
他们并肩的时间有四年。
不长不短,不近不远,如同他们约会时肩和肩的距离,只要看得见对方眼底的笑意就好。

#03
冬天到了。
「你的手太冰啦这还能不能敲键盘了?为了不让你输了之后拿这当藉口我来帮你暖暖吧。」
方锐抓起林敬言的手放进掌心,真诚的大眼睛促狭地眨了眨。

#04
*林敬言第二人称
即便他现在坐在你难以望见的远端,你仍清楚这秒钟他的笑会是多麽动人。

#05
由于熟悉,所以容易抓清对方可能的下一步。
林敬言因此经常偷得一个印在方锐颊边或耳畔的吻,轻轻地落下惹得方锐勐一跳,闪瞎呼啸全队的眼。

#06
*方锐第二人称
你们的步伐从来不一致,可是,你知道的,他的支持未曾离开,就像那些年他作为你的队长时。

#07
「我说,老林你是不是放错了啊?」方锐从衣柜内拎起一件似乎看林敬言穿过,对自己来说则太过斯文的衬衫。
「没。那给你买的。」
「卧槽这是情侣衣的意思?」
「怎麽,点心大大不打算赏脸吗?」
不知道哪时点满真诚大眼睛技能的林敬言让发起话题的人招架不能。

#08
儘管隔了层镜片,方锐还是一瞥就能看见林敬言眸子裡头满满当当的宠溺,盯得他心都酥了。



肆。(喻黄)

#01
剑之所向,诅咒才随行。看似。
实际上不过是他们同时望见了同个机会,然后,默契地一快一缓出手罢了。
谁跟着谁,这还不好说。

#02
喻文州浅眠,所以睡前他习惯看看夜雨声烦的影频再睡,满天飞的文字泡总格外令他安心。

#03
从来只努力不奢求盼望的喻文州,唯一会祈祷的,是能和黄少天一起肩并肩走完这趟旅程。

#04
他们都是机会主义者。
空荡的训练室,监视器死角裡一个长吻交换着氧。

#05
表裡,不一。
常有熟人如此定义喻文州和黄少天。
但两人都享受那半大不小的反差,因为他们再清楚不过对方真实的样貌。

#06
水气蒸腾,温泉微烫的水温贴着肌肤,水面上映出满天的星。
星辰也跑进了黄少天的眼裡,隔着水雾喻文州看着那沉静下来的眸,倾身ㄧ吻落在眼尾。

#07
新年的时候夜雨声烦收到了红包,来自和索克萨尔的交易。
这次活动的红包袋能让玩家自行放进喜欢的金额数字送给朋友,算是挺接地气的设定,颇受到好评。
打开红包的时候黄少天挑起了一边的眉,然后笑弯了眼。
520枚银币啊这是。

#08
黄少天不吃橘子上的白丝,嫌那碍了他感受橘子甜味有损他美食家英名云云。
但若是喻文州剥给他吃,这美食家倒是瞬间抛开了专业,照单全收。



伍。(肖戴)

#01
或许还有更辽阔的世界等着她去瞧,但戴妍琦觉得没必要。
肖时钦撑起的这片天,对她而言,就已足够。

#02
再过五十年,他仍将是她的队长,在风风雨雨裡绝不动摇的灯塔。

#03
「欢迎回来!」
她笑着给他一张卫生纸,擦去肖时钦的泪。
戴妍琦始终坚信这一刻会到来。

#04
戴妍琦简直就是个鬼灵精,然而却每每栽在肖时钦手裡,成了他身边跟前跟后的小式神。

#05
她没办法帮肖时钦扛起雷霆,可她能做他最忠心的支持者,一生一世。

#06
磕磕碰碰后,他们又并肩站上了舞台。
火之鸟笔直朝生灵灭的敌人飞去。

#07
给挤脚的高跟鞋弄得脚疼的戴妍琦赖在百货公司的休息区不肯起来,直到脚上一空才勐然坐正,看见肖时钦无奈地替她套上一双崭新的布鞋。
「这样不搭配,队长还有没有时尚眼光啊?」
她抱怨着,却笑得好甜。

#08
*戴妍琦第二人称
适合拥抱的距离是半个手臂长。
结果正计算着的妳被他一个探手就拥入了怀中,和森林味儿的沐浴乳香撞个正着。



/End.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