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ba

湾家人,文章通用简体,回应繁体。
想找文章请善用归档!

【安清】互斥事件的相关性


*与其说是安清,更接近安清安
*清水向
*纠结的两个家伙
*自家本丸的我流解释
*审神者有



///



  互斥事件[1]、又称相关事件,定义为在某一状况下不可能同时发生的事件,互无交集、却又互相依赖。就如大和守安定与加州清光,绝不会在同样的时间点,讲出「爱」这个字眼。
  承诺很沉,会拖垮打刀的机动,而一旦双向确认,总有毁约的一天。

  前往万屋的街道上一棵白泡桐树正好开花,微微下垂的花朵被傍晚橙色的馀晖一照,像一盏盏的小油灯,等不及夕阳下山就点了起来,跟着风一块摇摇晃晃。
  蓝色的羽织,溷在零散的人群裡。大和守安定独自走着。

  本丸内多数的刀剑都出阵或远征去了,他则因为前几日初次带队出阵受了重伤错过机会,睁开双眼时太阳造成的影子早已佔满手入室。枕旁有两个御守,一个崭新、一个有些破旧,负责看护的药研藤四郎解释新的是来自审神者的礼物,至于另一个⋯⋯
  「是加、」
  「我知道了,谢谢你。」
  打断药研的话,大和守安定换上洗淨的羽织,循着印象中的路线往庭院而去,两个御守相叠,贴在他的胸口没什麽重量。
  夏初的时节天暗得越来越晚,他静静聆听逐渐喧嚣的蝉声,闭上眼。
  来到这裡大约两个月,他依旧没有实感。
  一场接一场激烈的巷战彷彿仍在眼前。身上温热的血迹都还没擦淨,就来到了现世。
  曾是武器,而今作为付丧神,组成队伍回到过去阻止历史被窜改。
  怎麽想都很荒谬。
  理应最希望历史有所改变的他们,却必须守护这个伤了自己的现实。
  暗蓝色的眸子张开又垂下,大和守安定的背影跟他的心一样,和周遭格格不入。
  他站立了良久,终于甘心回屋时发现身形娇小的女子在他身后。审神者。
  她待了多久呢?大和守安定心想。
  「安定,你起来啦?」
  「是,谢谢妳的御守。」
  「记得带着就好,重伤真是让我担心了好久⋯⋯现在还习惯吗?和其他傢伙们相处得怎麽样?」
  「没太大的问题。」
  「太好了。」审神者将头歪向一边──与某个人的习惯很像──再点点头,脑后短马尾上绑着的长布条飘动。她露出虎牙仰头对安定笑。「对了,能帮我一个忙吗?」

  于是,得到了一张购物清单的大和守安定出了门,伤癒的人类身子走起路来有些慢。
  「因为人手不足只好麻烦你了,要在天完全黑之前回来哦,虽然我想安定是不会迷路的哈哈」,向他挥手道别的审神者是这麽讲的。
  向晚的街上行人很少,每个人都脚步匆匆,民宅纷纷卡好门锁准备用晚餐,店家则点亮灯笼继续生意,悠哉的大和守安定在之中反而显得突兀。
  他阅读着女子给的指示,绕进小巷裡头一间不起眼的万屋,右手拨开布帘开门。
  欢迎光临!年轻的老闆招呼他。
  直接把写得相当仔细的清单交给老闆打点,大和守安定逛起了靠近店铺后方的货架,最角落的一束缎带吸引他的注意,宽度、颜色相近于他拿来绑马尾的布条,不过多了几分光泽。如同纯白的银河,在万屋的灯光下闪亮。
  大和守安定拎着缎带回到老闆面前,连同清单上的必需品一块结帐。
  离去前老闆喊住他,往他袖裡塞了个纸包,俏皮地眨了眨右眼。
  「再见哟。」
  「再见。」
  浅蓝上头印着的「诚」字,和来时一样缓缓前进,此时的夕阳已经落到仅剩一半在地面上的高度。
  顺手折了朵泡桐花,大和守安定把它放进老闆给的纸包,白花落在微温的煎饼上头。
  回去之后分给那两个人吧。
  他几乎是下意识决定的。

  回到本丸用过晚饭,大和守安定悄悄在审神者的茶杯旁放下花,作为御守的回礼。
至于加州清光,他一直等到夜半也没等到第一部队归来。
  半弦月升上天空,庭院冷冷清清地,只有他一人仍坚持在等,穿着黑色足袋的脚悬空晃呀晃。
  最后,是马嘶和曙光一起划破宁静。
  大和守安定自浅眠中惊醒,冲过长廊拉开玄关纸门迎接第一部队,六个身影裏唯有加州清光是他的重点。
  他们前后走进屋,加州清光殿后。
  大和守安定瞅着他。
  「回来了啊?」
  「嗯,回来了。」
  中伤的加州清光苦笑地表示自己带队迷路了,多绕了好多圈才安全回来,收获大和守安定的嘲笑声。「煎饼都冷了,你就吃那个当早餐吧。」
  「有煎饼啊早知道就直接杀回来了⋯⋯」
  「少任性。」
  「说任性你也差不多,上次不知道是谁重伤?」
  「比你迷路好。」
  一句话堵住了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用脚推开手入室的门,将人交给在那等候的审神者。
  「麻烦妳了。」他跪坐在一旁,朝女子点头。
  没问题的。女子以口型回应,先是唸了加州清光几句才开始治疗。使用灵力的过程并不长,她很快地完成,踏着轻巧的步伐往外走去,旁边跟了暂代近侍一位的鹤丸国永。
  门阖上的前一秒,跟他们两人都出阵过的鹤丸国永低语了一句什麽,亮晃晃的眸子直视大和守安定。
  随即门碰地隔开空间,手入室剩下沉沉睡去的加州清光、以及大和守安定。
  后者静静凝视前者的睡脸。
  「只有这种时候比较可爱吧。」大和守安定喃喃,伸手拨了拨加州清光乱掉的散髮。
  他讨厌想总是想变得可爱的加州清光,因为在他看来,什麽都不去考虑的加州清光才是最耀眼的,就像当年一般。
  现在的他们担心太多、害怕太多,明明是刀却怕伤人,更怕被伤。
  所以紧密的互动中永远隔了一层什麽。
  儘管本质再相似,也没办法坦率。
  他们互相讨厌,同时相爱,同时互相依赖互相在乎。大和守安定与加州清光是互斥的相关事件,注定绑着彼此一块走,不独立。

  承诺很沉,会拖垮打刀的机动,而一旦双向确认,总有毁约的一天。
  『就算迷路,他还是回来了。』鹤丸国永告诉大和守安定。
  无论如何最终回到彼此身侧,这就是他们的共识,不需背负也不会毁坏。
  因为理所当然。

  那日临走之前,大和守安定在加州清光的枕边留下了三种东西。
  一个深蓝的御守、几块热过的煎饼、一段新得发亮的缎带。
  他们的相关性,是从不当面交换的誓言。
  是贴着胸口、对方色彩的御守。
  是闪烁相同光泽的髮带。
  大概、会一直彆扭下去吧。他们。

  「战斗啦!」
  大和守安定领着第一部队走出大门。


  /EnD.



///

[1] 互斥事件:指两个事件的交集为空集合的数学名词。可以稍微科普一下。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