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ba

湾家人,文章通用简体,回应繁体。
想找文章请善用归档!

【一カラ】お帰るよ

*国/高中时期
*之后还会有同状况下的おそカラ跟おそ一

*采用原文名字



///



一松一个人静静站在教学大楼的廊下。
雪花细细地慢慢地在飘,他抱着学校里捡到的猫,等待二十分钟后才会结束部活的カラ松。
倒不是特意要一块回家,而是这个时间还会在校的兄弟仅剩カラ松一人;况且,当年的松野一松仍会对冬季夕阳馀晖中孤单的一道影子感到害怕。
即使是他,也不是一开始就学会如何与寂寞相处的。
寂寞在那时对一松来说,有点像是全新的剧本之于カラ松,需要咀嚼、消化、吸收,最后深深嵌入身体里,变成后来的自己。
「好慢啊,カラ松兄さん。」他对猫嘀咕着,猫则用呼噜呼噜声回应。
天冷的时候时间感觉过得特别慢,明明实际上分针只走了两三格,却漫长如半小时。大概是因为雪吧——雪下得太悠哉了。
悠哉的雪让一松想睡,他在小小的阶梯上坐下来,把头埋进猫蓬松的毛发,牠刚被一松用保健室的吹风机吹干,全身暖呼呼的。
雪花落在皮鞋鞋面、落在发旋、落在大衣帽子内,往来的学生很少,没人想多待一刻,当然就没人注意柱子旁缩成一团的身影。
カラ松那天其实已经提早出来了,但越下越大的雪比カラ松更快地复盖在一松身上,松野カラ松于是必须拨掉大半的雪,才能看见弟弟带着睡意的脸。
「一松?」
「你很慢啊。」
「对不起——!」カラ松双手合十高举过头,眼睛闪着水光地看一松。「原谅哥哥,我们回家吧?」
「我没有这种哥哥。」
「别生气啦,原谅我?你一定很冷吧,有带暖暖包吗?要不要我的给你?」
挥开カラ松想拉自己一把的手,一松从雪地站起,怀中的猫发出一声猫叫,似乎想挣脱他。
「等、等一下⋯⋯」
一松慌慌张张地试图抱紧花猫,却只换来猫的挣扎,一旁的カラ松见状,以帅气的姿势抹了抹鼻子,说:「我来好了。」
「クソ松懂什么。」
「别这样,我可是养过猫的!」
「什么时候?」
「上一个剧本!」
十分认真地给了很有个人风格的答案,松野カラ松脱下自己的后背包,用围巾、毛帽和暖暖包铺在背包内部,递向一松要他把猫放进去。
「这样回家路上牠就不会着凉了。」
将背包和猫塞给一松,カラ松一手抱着自己的课本、文具,一手朝一松伸出。
「一松,回家吗?」
松野カラ松的笑容浅浅的,不像おそ松露齿的笑那么张狂,也跟含蓄的トド松不同,是カラ松专有的微笑法。不是扮演「松野カラ松」的カラ松,而是真正的、カラ松。
「喵——」
「快点快点,路上顺便去买烤蕃薯,你喜欢吃的吧。」
那是因为你喜欢啊。
在心底回应着,一松没说话,默默牵住カラ松的手,注意到他的哥哥因为没了御寒的配件有些发抖,牵着自己的左手连掌心也是凉的。
不擅长表达的松野一松只好以牵紧カラ松作为行动,试图将抱着猫的温暖传给カラ松。
他们路上没怎么交谈,偶尔猫会舒适地喵喵叫个几声,满足的表情会让一松露出很小很小的笑容。
カラ松从未跟他提过,那种瞬间,不必暖暖包,松野カラ松也能觉得胸口有暖意。


Plus+
「一松,你有没有多带钱啊?」
「没有。」
「啊——那我们要两个烤蕃薯就好,谢谢。」カラ松买完蕃薯后小跑步回到坐在长椅上的一松旁,比了个「嘘」的手势,两个纸袋中较大的那个被放进一松怀中。「今天的烤蕃薯就当作我们之间的secret!」
我们。
松野一松与松野カラ松。
单位为二的我们。
「⋯⋯好。」




/EnD.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