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ba

湾家人,文章通用简体,回应繁体。
想找文章请善用归档!

【黄喻】不雨(贰)


- 退役私设
- 带了别的选手玩但没有副CP



OK?




///





|贰|



「黄少!你来了!」
卢瀚文的笑容一样灿烂,鬈髮长了一些也染得深了一些,黄少天忍不住伸出手去揉,就像他还是这孩子的副队长时。

「我来啦。」
「黄少退役后真的不一样了,以前都是踩着点到的。」蓝雨现任队长指着大厅的大时钟取笑他。
「你这个臭小子,当了几年队长就翅膀硬了?待会看我在青训营的小萝卜头前面三两下解决你!」
「好好好,黄少你等着,我叫人去拿夜雨来!」

夜雨。
夜雨声烦。
剑圣黄少天的夜雨声烦。

「好,夜雨,好!」黄少天愣了会连忙回应,转一圈脑袋看看重新装潢过的大厅。
卢瀚文这话一出,他才发现自己比想像中还想念这个地方。想念特殊的键位、想念食堂的每一道菜、想念电脑萤幕上显示出的荣耀。他在家当然也玩荣耀,可这荣耀终究不比汲汲营营多年的职业赛场。

职业赛是带着温度的,业馀玩家不过就是娱乐。

他的确是不一样了,像卢瀚文讲的。退役的黄少天必须收敛剑圣的锋芒,走进传统的华人社会,给自己找一份不会被瞧不起的未来。
或许这样的基因在每一位职业选手身上都有,他们好胜,听不得别人诋毁最深爱的东西,所以愿意用尽一切去证明。
我花了十年玩网游,不代表我只能打游戏。
就黄少天所知,薪水正好处于起飞期的黄金一代大多自己当了老闆,早些年的前辈一般往国外跑,其中最成功的大概就属天天穿西装的叶修和改不了浪荡性子的方士谦。叶修据本人说法是扛了一个叶氏的相关企业,方士谦则成了蛮有名的建筑设计师,黄少天的老家改建就是请他抽空指点的,其他人同样各自拥有各自的人生,很少有人留在业内。

以黄少天的说法是:很少有人抗得住那种寂寞。看着荣耀一次次的更新,参与大大小小的决策或甚至只是转播一场场比赛,都是很寂寞的。

这感觉有些类似你望着乌黑的天空,你知道快要下雨了,你等啊等,雨却始终不下下来。

同年退役的苏沐橙没有走,黄少天本来也想跟着她一块留,但过了第一个礼拜他就知道做不到。待在这行业裡,他无法当原来的自己,也无法彻底收好他的张扬,不上不下。因此当王杰希十四赛季后真的进了联盟高层,他格外佩服那个男人,他一直以为那个位子会由喻文州坐上去。黄少天的队长面对现实够冷酷,而且在他心中一向无所不能。

可是喻文州逃了。
是的,逃了。

黄少天不喜欢这样子不乾不脆的喻文州。卢瀚文沮丧地告诉他,队长婉拒了我的邀请的时候,蓝雨前任副队长忍不住重重皱眉。

「队长说他刚好有事情。」即使当上了队长三年,卢瀚文还是没改掉对喻文州的称呼,「真可惜,明明黄少难得有空⋯⋯青训营的那些小萝卜头们老是嚷嚷着想亲眼看到剑与诅咒。」
「怎麽,只有我来不开心啊?」黄少天的语气有点太酸,话一出口便后悔了。
「才不是!只是,我也很想再见见剑与诅咒而已。」
卢瀚文一番话讲得底气不足,黄少天却明白了这个年轻队长的意思。
蓝雨在他跟喻文州退役后的成绩算不上太好,第八赛季杀进总决赛的荣景没再见过,上个赛季更无缘八强。舆论给了卢瀚文极大的压力。卢瀚文并非没见过大场面的选手,现任的蓝雨队长是知道的,关于剑与诅咒对蓝雨有多深的影响。那些蓝雨最辉煌的时刻都是由他们所创造。
卢瀚文没有打算复製一个剑与诅咒,他不过是想再见一见曾经的靠山,给自己一些勇气。

真的长大了啊。
黄少天又揉了揉卢瀚文的头髮,后者已经快比他高了。

「我也很想再见见剑与诅咒。但瀚文,那都是过去的年代了。」

最后,当黄少天从卢瀚文手中拿过夜雨声烦,他用这句话总结了刚才的话题。
过去的年代,过去的剑与诅咒。
过去的他与喻文州。

黄少天听着卢瀚文生动地向台下的青训营孩子介绍自己,不经意瞥到左侧的那块空荡。
喻文州以前总是站在那儿。
他苦笑。也罢、也罢——计较什麽呢?都过了。
都过了。



结果这天,黄少天足足跟整个蓝雨上上下下打了十场才结束这一个下午的特别活动。

别说好动的男孩们想练练手,几个他的前队友也没忍住,一个个下场PK。连徐景熙都硬着头皮用不熟悉的弹药专家开了间房,结果不到三分钟直接被清空血条换下场。
训练室裡的气氛相当热络,黄少天操作夜雨声烦越到后头越上手,差点就想打给王杰希约战,让年轻一代会一会「邪恶的微草」。

最终这事没成,因为晚饭时间到了。

卢瀚文拿出队长的风范将训练生赶去吃饭,一群正式队员早就抢先去食堂佔位子了,殿后的卢瀚文问还在操作夜雨声烦走来走去的黄少天要不要出去吃顿饭。
黄少天应了声好,继续埋头研究夜雨声烦,以及蓝雨上个月更新的训练系统。
见他没动,卢瀚文也没有再叫,只是留了张纸条给他,说自己去洗澡换衣服,黄少天好了就打给他。
卢瀚文走的时候关了一半的灯,留黄少天在训练室中,日光灯直直打在男人身上。三年并没有改变他的背影太多,当遇上荣耀,黄少天一双眼又重新装满了锐利,隐隐约约透露出一股傲。

如同萤幕上一如既往的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是目前联盟唯一一张随着操作者退休的帐号卡,原因是俱乐部认为现阶段没有适合的接任者,时任队长喻文州和下任队长卢瀚文又都不肯将夜雨做任何改动,所以队务会议投票之下,夜雨声烦便成了蓝雨战队的收藏品。根据经理的说法,横竖蓝雨不是没有能力再练一张好的帐号卡,让夜雨声烦给技术部当现成试验品也没什麽不好,荣耀这两年的更新太大了。

况且,这裡可是蓝雨啊。
任何不可能都有可能实现的蓝雨。

正因如此,黄少天才有机会在退役三年后仍能操作夜雨声烦。其实蛮感人的,黄少天想。他偷偷截了几张萤幕截图给自己当纪念,再开小窗刷了王杰希、叶修、张佳乐、苏沐橙四个人的小号一屏。感觉就像过去一样。
但也仅仅是感觉。
有些事情到底是不同了,例如他怎麽样都不敢点开喻文州的小号,即使他能看见那个术士就在线上。

多数退役选手没有留在业内,不过多少保持着一定的联繫。喻文州是他们之中切割得最彻底的那个。像用一把烫过热水的刀切蛋糕,不黏不腻,一乾二淨。
不出席、不见面,一两天回一次QQ,对话简洁不带太多感情。

黄少天觉得自己真他妈的傻,喻文州真他妈的渾蛋。

退出了训练系统介面,黄少天攥着帐号卡在手心,一面想着待会要提醒卢瀚文哪些系统的缺点,一面检查训练室的淨空。以前这工作也是他在做,而喻文州会站在门口等他一块回宿舍。
他们同样会走这条走廊,弯过那个转角,踏进办公室收好帐号卡,锁门,再踏上楼梯,进喻文州的房间讨论明天的事情。
黄少天做了一模一样的动作,但这会喻文州的房间已经成了卢瀚文的房间。

清晨时,旭日的光晕依然透过这扇窗洒入房间吗?黄少天好奇,却再也没有答案。

他敲敲门。「瀚文,你好了没?」
「来了来了!黄少你好慢,我都跟小别前辈PK了两场。」
「你们感情还是那麽好啊?呸呸呸。」
「黄少你真的很幼稚。」
「卢瀚文你这没大没小的小鬼头,刚才才输给我的可别忘了。」
「下次不会输的!」卢瀚文一贯的不服输,望着黄少天的褐色眼睛年轻闪亮。以前卢瀚文也是这麽和他说的。

然而,对退役的黄少天来说,下次在哪裡呢?

黄少天苦笑,没捨得纠正卢瀚文,两人出了俱乐部大楼朝对面巷子裡的日式居酒屋走去。这店是十一赛季开的,老闆同是荣耀粉,跟蓝雨队员很有话聊。
那几年的假日晚上,蓝雨的正副队长常来,瞒着队员偷偷点一壶清酒、几串串烧,两个人面对面就能聊上一整晚。

会不会喻文州始终只把他当副队而已?

黄少天坐在不同的位置——一年没来装潢可变了不少——上头想,想不出结论。那厢卢瀚文正跟菜单苦战,考虑要点猪肉番茄或柠檬鸡,看不下去的黄少天大手一挥说这顿他请客,蓝雨队长立刻欢呼起来,不客气地加点了不少。
他们吃着串烧聊着过去、现在、未来。黄少天简单描述自己在北京找的工作,卢瀚文爆料徐景熙最新的爱好以及李远带召唤师新人的傻样。

时光匆匆。
转眼,青年已白头,少年已不再青春,孩子长宽了肩膀。

黄少天看时间差不多,拍拍卢瀚文的肩膀,无声地交换一个男人之间的拥抱。

「瀚文,你帮我保管这袋蛋捲,别吃掉了。」
「然后,如果遇到队长就给他。对吧?」
「嗯。」
「黄少,保重。」
「你也保重,加油。」
「好。」卢瀚文仍旧是笑着的,不再像三年前黄少天离开那天一样哭得稀哩哗啦。「黄少再见。」

这样挺好的,不是吗?
黄少天没回头,摆了摆手,两手空空地走出居酒屋。
正是街上的喧嚣渐渐静下来的时间。



回广州到现在还没下过雨,黄少天抬头观察着天空,心想。

我知道快要下雨了,我等啊等,雨却始终不下下来,明明我都特地带了伞。

带了伞,买了蛋捲,好好保存了你的外套。

喻文州啊喻文州,你在躲什麽呢?
回到饭店洗好澡,黄少天发现大片的落地窗沾上了雨滴,位在高楼,雨显得特别大。他犹豫了一晚,早上醒来后雨停了。

他终究是没送出这条QQ讯息。




/TbC...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