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ba

湾家人,文章通用简体,回应繁体。
想找文章请善用归档!

【罗斯阿鲁】如果可以



 

   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想再看一遍他那总是既宠溺又温柔地勾起,却也同时一闪即过的笑容。

  「勇者桑真脆弱啊,才淋点雨还有打些怪就倒下来了。」

  抱着一整堆的木柴走进被火光映得通红的洞穴,罗斯好笑的放下手中捡来的燃料后于在火边蜷缩成一团不明物体的阿鲁巴面前蹲下,冰冷的掌心触上后者散发热度的额头,细长的手指很轻很轻的拨开散落的髮丝。

  豔红色的眸子裡,闪烁跟映在棕髮少年脸庞相同颜色的光。

  宛如夕阳西下那般的眩目、灿烂,可又溷进了些许风景中绝不会有的情感,隐藏得相当好的在乎像银白流星一样无声滑过。

  迷迷煳煳撑开眼皮的阿鲁巴,透过溢满水气的朦胧双瞳看见了如此的情景。罗斯的气息有点凉的吹在他肌肤上。

  令人不禁心脏微微颤动。

  很近很近很近的距离,很近很近很近的面容,很近很近很近的心。——那麽、是不是只要伸出手,就可以抱住他说出藏了好久的喜欢了呢?

  捏紧了拳头,虚弱地张口的阿鲁巴最终仅从喉咙挤出了一声「罗斯」,绵软得可以的唤着对方的名字。

  不是战士,而是罗斯。 

  十分坚持这个点的少年扯开淡淡的笑,带点嘲笑自己少女心的成分地更加勾起嘴角弧度,摇摇晃晃的以手肘撑住上半身试图坐起。「不好意思啊,不小心睡着了……」

  「你给我躺好。」出血过多的身躯被狠狠压回原处,笑得没心没肺的黑髮少年抛出了S到极点的台词,左手执拗地盖掉45号勇者所见的一切光线。「要是勇者桑死掉我就要回皇宫去写报告了,所以快点继续睡吧除非比蚂蚁弱的勇者桑想让我打到永远不会醒的安眠状态,哎呀好像也不错呢要试试吗?」

  「……不必了。话说…我没有比蚂蚁弱吧…?」

  「怎麽还在讲话啊你是不睡的意思吗勇者桑好噁心!」

  完全没有力气再吐槽任何一句话的阿鲁巴安分地缩回了棉被当中,原本想说这样大概就没事了的闭上了墨色眼,结果下一秒又给罗斯大幅度抽走他被子的动作吵了起来,瞬间降温的结果导致勇者腹部的伤口灼烧似的绞痛,少年对此难受的咬紧了下唇。 「啊,怎麽了吗?」对战士毫无关心之意的问句左右摆了摆脑袋,逞强着的阿鲁巴连问罗斯到底要干嘛的气力也没有的便直接倒下,整个人不舒服的绷紧身子喘气。

  罗斯不是不知道。

  只是、他有更重要的事。

  那条棉被用了许久,看起来就是一副破破烂烂的样子,再怎麽盖大概都是冷的吧?基于最基本的同情心他可不想看勇者桑这麽寒酸啊。「拿去,这个盖着。」假装散漫其实非常用心地替褐髮少年塞紧了自己平时用的厚实布料,罗斯拍了拍其暖红色之下、勇者同伴的头所在之处,轻声的话语自口中流泻出,于洞穴中的空气迴转。

  「好好照顾自己啊,阿鲁巴。」这麽弱的话要怎样当一个不用我保护的勇者呢。

  而这一切,包括此刻罗斯漾开的罕见柔软笑颜,全部全部都被泛红着双颊的阿鲁巴深深刻画在了心底。

  结果那傢伙笑起来也很好看嘛——沉溺在罗斯那掺了木屑和些微汗水的味道裡他满足地沉沉睡去。

  如果可以的话,阿鲁巴是多麽希望能够独佔,那名少年的笑靥与他温柔到让人心都融化了的所有。

  他隐瞒了许久尚未开口的「喜欢」什麽的,大概就是这样吧。


评论(2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