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ba

湾家人,文章通用简体,回应繁体。
想找文章请善用归档!

【罗斯阿鲁】秋季十题

*工读生与花店老闆Paro
*简单试手感的短写
*OOC?


 
①回家途中买来的栗子
  走在回店裡的路上,刚好送完货的罗斯踏着有些轻鬆的步伐前进,在即将到达花店的转角时瞥见了一抹桔红色的摊贩影子。
  ……糖炒栗子啊。买一包回去好了店长应该会喜欢吧毕竟是个蠢到不行的笨蛋嘛。
  如此心想的黑髮少年,拎了一小袋转进摆满花盆的店门口。「阿鲁巴店长——有糖炒栗子喔——」

②枫叶飘落
  他伸手捡起飘落于他头顶的枫叶,温柔地将朱红参杂橙橘的叶片释放到空中。
  「欸,罗斯,你知道枫叶的花语是什麽吗?」
  「不知道。」也没有必要知道。
  黑髮少年捏紧了阿鲁巴的手,带着他走过枫树底下,开口的声线低沉却满满的坚信。「我只要知道店长你在这就够了。」

③微凉的风,吹过
  带点凉意的风颳过正在整理花草的罗斯及阿鲁巴两人头顶,吹落了方才青年修剪完摆回棚架上的小型盆栽,陶土製成的花盆在即将打中阿鲁巴的前一瞬间被一隻手不顾一切的直接挡开。
  「没事吧店长。是笨蛋吗风大还放那麽高想要死也不是这样的吧。」
  「罗斯,你的手……」
  没有理会碎裂的盆栽或者罗斯一贯的带刺话语,棕髮店长心疼地抚摸黑髮少年泛起淤青的手腕,开口想说些什麽却遭到后者点在唇上的吻制止。「当作这个是报酬吧。」漾开有点恶劣的笑容罗斯说。

④南瓜浓汤不加水
  那名青年是绝对不会承认,他比任何人都还要喜欢罗斯煮的南瓜浓汤这件事情的。…如果把「因为没有加水、所以浓得好像罗斯的爱全部摆在裡头给自己了呢」,这种话说出来岂不是太丢脸了吗。

⑤熟透的柿子
  「罗斯,吃吃看吧?客人给的柿子喔。」扬起孩子气的直率笑容,阿鲁巴将手上的水珠在围裙上抹了抹,在以手撑着下巴坐在柜台裡的罗斯面前放下一盘切好的水果。「我刚有吃,很甜呢。」
  「店长,这样人家不会说这间花店的店员都很閒在打溷吗?」
  「嗯?没关係啦。你慢慢吃。」
  凝视着跑了出去招待客人的棕髮店长,工读生咬下一口熟透的柿子后嘀咕。……跟店长的笑容一样甜过头阿。

⑥一起捡拾的银杏
  吃着两个人前几天一起去公园(不确定是不是合法地)捡回来的银杏,仍旧相当閒的看店中的罗斯完全不打算理会店门口嚷着他的店长,自顾自的等了好一会才抓了一把食物往阿鲁巴的方向走。
  「你就不能快点吗很重的说。」
  「吃。」
  「什麽?」
  漾起没心没肺的笑颜,罗斯将手中的银杏递到了棕髮青年面前示意他吃。「你吃完我就帮你搬。」

⑦时热时冷的奇怪天气
  时冷时热的天气,花朵容易受到伤害,是最需要细心照顾的时候。
  望着非常认真地边发表此番言论边擤鼻涕兼发抖的店长,黑髮工读生思考起了阿鲁巴与花朵之间的相似性。
  风信子?不对。向日葵太过热烈,满天星太过细碎,那麽百合?好像也不太对……啊。
  果然,还是那个吧。
  最最能够代表阿鲁巴的花,是雏菊呢。宛如青年腼腆又天真的笑靥。
  ——罗斯最喜欢的他的笑法。

⑧换季
  换季的时候阿鲁巴总会很容易感冒。
  如果是从前的话,这时的他一定即使头痛得快要裂开,还是要在寒风中搬着花盆为客人服务吧?但是现在有了那个人帮他呢。
  「店长你为什麽在外面啊,快点滚回去柜台裡面不然还要我照顾你的话这个月薪水要加倍喔。」
  ……啊、啊,果然太好了。幸福得可以呢。

⑨烤番薯
  「罗斯!迟到了!要扣薪水喔!」
  把手臂交叉在自己胸前,露出担心不已的神色的阿鲁巴,在罗斯举高提了塑胶袋的右手时当场愣在原地。
  那是他,说过很想吃的烤番薯……?
  「刚好路过所以去买了。这样的话要加薪才对吧,店、长。」
  「——你是为了加薪不是为了我吗好受伤!」

①⓪从衣柜好不容易找出的长袖
  「找到了——」
  「啊,店长花了三天三夜终于找到长袖制服了?可喜可贺。」
  好笑地看着自家店长手脚不很俐落地试图套上背后开扣的冬季制服,罗斯啧了一声后走向前替他扣上那青年始终摸不到的金属暗扣,顺便损了阿鲁巴几句「都多大了店长要不要乾脆回去读幼稚园算了」之类的话。
  「……好过分!」棕髮店长如此试图抗议,稚气的眉头皱起数秒后又像想到什麽似地鬆开,扭头朝着罗斯笑。「不过谢了,罗斯。」
  那个灿烂地勾起的唇角弧度,让罗斯忍不住自背后十分用力地拥住了那傢伙。


/End.

评论(5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