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ba

湾家人,文章通用简体,回应繁体。
想找文章请善用归档!

【罗斯阿鲁】习惯性

*现代的大学生Paro
*算是个同居设定
*糖分高警告



  他总是习惯地依赖那个人温暖的体温。

  无论是在睡前看电视时将软绵的身子当作靠枕靠着,或者是在冬季外出时佔有性地把有点肉的手掌扣住收到自己外套口袋裡,甚至是在夜晚紧紧自也许背后也许正面搂住那散发和煦温度的躯体入睡。
  儘管阿鲁巴经常为此嘟起淡粉色的嘴唇抗议,罗斯仍是说什麽都不想退让。

  「唔啊!罗斯!不要直接从后面压过来啊好痛!」
  「咦,靠垫发出声音了!是外星人吗快点离开地球不要来攻佔。」
  「……我是靠垫的意思吗!」
  「不然勇者桑认为自己还有别的任务吗?明明就只有二十等奢求什麽很厉害的技能。」
  咧开素来掺有恶劣却孩子气的笑,罗斯朝背后的棕髮青年挥了挥手上从后者那拿来的掌上型游戏机,自信的语气为原本就俊美的脸庞增添了好几丝帅气。「经由我的手变成五十等了呢,感谢我吧阿鲁巴。」完全没有好意地把身体重心继续往阿鲁巴的方向压下,罗斯边操作游戏机边欺压正织着围巾的自家恋人,两个人的吵嘴在小小公寓的冷冽空气中四处碰撞,直到阿鲁巴的惨叫中止一切。

  「织错了——!」

  青年发出拉长尾音的哀嚎,举高了罂粟红的半成品皱着偏向稚气类型的眉头,哀伤的神情像是打破了宝贵花瓶的孩子那般。「呜哇糟糕了怎麽办啦。」
  微微鼓起因为受冻泛红的脸颊,阿鲁巴有点懊恼地盯视那红色系的围巾,想补救又怕搞砸的心情在脸上表露无遗。拥有一头棕髮的青年就这样对着自己的手作品纠结了好一会儿,即使罗斯怎麽用惯常的讽刺攻击都没有任何反应。

  最后,实在看不下同居恋人呆望一条围巾的蠢样的赤眼青年,乾脆放下玩了好几天的游戏,抢过阿鲁巴歪歪扭扭的半成品打算替他解决问题。黑髮青年静了下来专心于线跟线的缠绕当中,鲜艳的眸子注视色调相同的罂粟颜色围巾。

  穿针、绕线、向上穿、放开一针、重新补齐缺漏处,他非常仔细地修补阿鲁巴错误的地方,再添了几笔自己认为这样比较好的花样,温柔的浅薄唇边角度再轻不过地扬起。罗斯就这样丝毫未出声地忙了快一个小时,直到觉得大概差不多了才把毛线球塞回给身畔它的主人,顺便嘲讽似地戳了戳一直凝视他动作的阿鲁巴的额头。
  「勇者桑连这个也不会啊。亏我还特别花时间帮你升等了。」
  「…这个跟那个根本没有关係吧。」
  忍不住吐槽了罗斯溷合了两个次元的发言,大学生阿鲁巴漾开嘴角继续编织自己的围巾,偶尔对同居人的暴力行为大声抗议,黑髮与褐髮的身影窝在沙发上头吵吵闹闹,毫不顾虑隔壁邻居的感受。

  这是他和他,一向的日常。

  不很浓烈的色彩,却是之于两人而言,最最值得珍惜的美丽时光,宛若水彩般淡淡地在纸上晕开。
  不小心习惯这样的风景了呢。不管是哪个他。

  ——欺负对方、依赖对方、信任对方、比谁都深深爱着在乎着对方,但总不坦率地不愿承认,大概就是他们之间最自在的相处方式了吧?

  虽然是个坏习惯,不过,改不掉了啊。

  像是突然想起什麽似地,罗斯暂停了手裡打得相当激烈的战斗,自后方环住阿鲁巴算是偏圆润的身子,将好看的脸庞埋进那充斥乳香的脖颈当中。「……勇者桑,既然都这麽弱,多仰赖我一点也没关係的哦?」青年压低的嗓音搔弄恋人的耳廓,替后者的肌肤染上些许的红。
  「我知道。你也是。」
  「什麽话啊我才不弱呢!」
  「重点弄错了啊!」
  心知肚明这是罗斯害羞的表现,阿鲁巴放弃再反驳什麽地把头靠在了他的脑袋上,猫毛一样的茶色短髮和前者的纯黑交杂在一块。

  如果说,罗斯总是习惯性地依赖阿鲁巴的温暖体温的话,那阿鲁巴就是习惯性地依赖罗斯恶质话语中隐藏的满满温柔。

  不顾会不会被打地将方才多织了不少的围巾一个望后抛绕在了黑髮青年的脖子上头,阿鲁巴转过身面对他的「战士」,唇畔柔软而开朗的角度渐渐扩大,温度甚高的吐息喷洒在空气裡。

  「我是认真的,罗斯。」他如此开口。

  ……啊、啊,果然习惯了呢,习惯了佔有阿鲁巴的所有。过去是,现在是,以后也依旧会是。
  这麽心想的罗斯,轻轻吻上阿鲁巴红透的颊,咬了一口作为印记。 


 /End.

评论(2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