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ba

湾家人,文章通用简体,回应繁体。
想找文章请善用归档!

【ロスアル】那份喧嚣的寂寞

*シオンxまおるば
*⑴视线外、⑵ICE、⑶白色谎言
*用的是噗浪徵求过的tag
*捏他有



  那是一个,很深、很深的夜。

  兀自倚着监狱最外围门口的岩石,シオン任冬季冷冽的风刮过自己的脸庞,吹乱刚洗好仍然有些湿的头髮。
  他无论如何都睡不着。
  即使,他的身旁,久违地,躺的是アルバ。
  那个アルバ。

  曾经什麽魔力也没有,凭藉一股不知打哪来的干劲,跑遍整片大陆,被人称之为红狐的少年。如今获得了魔王力量的少年。从墨色双眼变成一眼红一眼黑的少年。笑容裡头多了坚韧与沉静与寂寞的少年。

  シオン誓言要保护的少年。

  啊、啊,如今那傢伙,搞不好已经不必他的守护了吧,毕竟获得了那样的力量。
  也是可以独当一面的人了呢。
  现在,每当望进アルバ的异色眸,黑髮少年都不确定自己是否看见了真正的アルバ。
  他应该再孩子气一点吧?笑颜再天真一点?面容再稚气柔嫩一些吧?アルバ是这样想的吗?还是其实是那样想的?
  ……过往一同旅行的那个人,变得シオン再也不熟悉。

  说真的他好怕。
  打自心底地、感到不安。

  如果是现在的话,他会不会失去アルバ呢?
  少年深知有更加温柔的人,在更近的地方守候着棕髮的他。
  相较而言自己真是没用啊。
  苦涩地扬起嘴角,シオン难得的笑,宛如零度以下的冰块,生硬而不带太多情感。或者换句话来说,那些感情全部结成了冰。

  因为不能诉说、因为不敢诉说,所以在心中堆积了太多太久,最后化作了石头,永远地留在了那裡。

  笨拙到极点了啊。
  到底在干嘛。

  握紧方才碰过アルバ暖热额际的手心,少年闭上了眼睛,想藉由指甲戳进肉的那份痛楚替换掉什麽都办不到的哀恸。可以的话要再对那个人温柔些才行,可以的话打他的时候得别那麽用力才行,可以的话——
  想陪在アルバ旁边。

  就像几年前共同旅行那般,佔据少年的一切时间一切温柔一切温度。佔据他如同太阳的笑靥。
  不要再让棕髮少年处于视线外。
  别再有机会给那傢伙说什麽『我没事的你们去吧』之类的白色谎言。

  绝对不可以再让アルバ独自哭泣。

  一个人撑起所有的悲伤シオン比任何人都懂,所以他比任何人,都不愿使アルバ承受。

  开什麽玩笑啊,不过是个勇者さん而已,无视他这个前勇者也太大胆了吧没礼貌。

  当シオン睁眼的时候,正巧遇上了流星划过天际,附带着熟悉的声音以雀跃的低音在耳畔响起。「シオン,流星耶!」
  「勇者さん擅自逃狱要罚款喔。」
  「还不是因为你不见了!」
  「这都不是理由!罚款交出来!」
  「我不记得有这条法规啊而且你收钱一定就直接收到你自己口袋吧!」
  「吐槽过长,加倍罚款!勇者さん的愿望是我的了!」
  「这是哪种法律啊!」

  擅自跑出监狱的アルバ全力吐槽着不讲理的シオン,虽然一个是一脸气不过的神色、一个是一贯恶劣的捉弄,但他们的眼底,却是溢满笑意。

  太好了啊,他还笑着。

  两个人同步的想法藏在心中。
  果然仍旧是彼此在乎的,即便身影大多时候都在对方的视线之外。

  就这样再待一下,也不错吧,像是抓回了过去的日子。シオン如此想。

  然后向流星许下两人份『希望アルバ和以前一样的幸福着』的心愿。



/End.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