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ba

湾家人,文章通用简体,回应繁体。
想找文章请善用归档!

【索夜 / 喻黄】夜雨寄北


*给  @布谷 的CWT40新刊G文,听说完售啦真是可喜可贺!还想要的同好记得私一下布谷太太催她加印(喂
*迟了点但黄少天生日快乐!想了想没有标生贺的tag,毕竟这篇主角是帐号卡嘛


*索克萨尔 x 夜雨声烦(有一点喻黄)
*私设
*时间大约十三到十四赛季


///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这年的夏休期,喻文州去了北京参加活动,留下黄少天独自面对蓝雨队长宣佈退役的消息。
众人不停不停追问时,黄少天简直觉得喻文州曾对他讲过的每句话都在他心底发苦。



夜雨声烦静静地看着雨。
穿过树叶滴下来的雨,隔了一层萤幕的窗户外头的雨;数据构成的雨,人类世界的雨;荣耀的雨,广州——他总是听黄少天这么说——的雨。
他伸出手碰碰渐大的雨珠,一面担心雨势会耽误时间,一面想自己如果淋了雨会不会有关係。索克萨尔总是盯着夜雨声烦不准他淋雨,说先前喻文州就是这么干才会病了一个礼拜,平常俏皮的水灵灵大眼认真起来深望进夜雨声烦一双湛蓝,弄得剑客只好打消主意。
说要冲进雨裡吗?怕索克萨尔烦恼。
说不冲进雨裡吗?又怕失约。
荣耀第一剑客心裡直捣鼓,最后还是拉起了披风往雨中跑,靴子踩进大大小小的水洼,水花四散喷溅。
这时候就会特别羡慕君莫笑,有把伞能撑,多高端洋气兼浪漫啊。
夜雨声烦一路想着些有的没的,穿过了树林、村镇与湖泊,绕过小怪、公会间的争斗、野图Boss,不断向北而去。
他想见的人就在北方。
远离各大练级地图的一座小山丘,不起眼也不特别清淨,却是他们初次相遇之处。
索克萨尔与夜雨声烦。



雨仍在下,但夜雨声烦到的时候索克萨尔还在半路,至少传来的讯息是这么说的。
最近索克萨尔很忙,自从和喻文州一块去了北京。
北京也在北方。
似乎帐号卡跟持有者会彼此影响啊,他们两个总是跑在黄少天以及夜雨声烦的北边,总是让人等。
夜雨声烦记得黄少天抱怨过,「这就是水瓶座的任性」。他不知道水瓶座究竟代表什么意味,可他知道索克萨尔就是这么任性。
温柔又任性,对你好、同时坚持原则,永远有一套自己的世界运转模式。
有时候夜雨声烦觉得这样挺好,有时候夜雨声烦会因为这样难受。
现在的状况则是一半一半,说不上难过,只是不怎么开心。毕竟,都已经一个多礼拜不见了啊。即便夏休期也不曾有过如此大的空窗。
白话地讲,夜雨声烦好想好想索克萨尔。
『你还要多久?我睡一下。』
传出去的讯息迟迟未回,大概还忙吧,夜雨声烦澹澹地想,闪进山顶一块大石头下,准备睡个午觉。
他在这儿,跟索克萨尔打过、吵过、闹过,甚至吻过、抱过,很浅很浅的青苔味裡,依然残留着索克萨尔的味道。



夜雨声烦醒了两次,都没见到索克萨尔身影。
他有点气,气自己傻,气索克萨尔迟到,气自己准备了那么多话想告诉索克萨尔、索克萨尔却不来。
淋雨的后遗症来了,夜雨声烦第一次知道身为帐号卡也能感到冷,感到头疼呼吸困难。
他赌气地闭上眼继续睡去。



最后,当索克萨尔一脸担忧地把夜雨声烦叫醒,夜已经深了,雨则继续在下。不管在荣耀世界、广州、甚至北京都差不了多少。
「夜雨、夜雨。」
索克萨尔的声音急切。忙乱得不像他,夜雨声烦想,很慢很慢地眨眨眼。
「你来了啊。」他开口时,依旧是那个活泼的夜雨声烦。
「对不起,文州那边的活动很晚才结束⋯⋯」
「黄少天这边倒是都没有需要我的活动了。」
「你额头好烫哦。」
「是吗?大概是刚刚淋了雨吧。」
「夜雨,让你等了这么久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不要紧。」
你来了就好了。夜雨声烦没说完的话融进了他给索克萨尔的拥抱裡。
整个夜晚他们断断续续聊了好多,安静的时候通常是因为夜雨声烦睡着了,细声讲话的时候通常是因为夜雨声烦又想到了什么与索克萨尔分享。
他说着今天来时路上的雨,说着君莫笑的讨厌,说着前两天流云干的蠢事,说着王不留行最近的兴趣。
「队长,你说啊,为什么王不留行什么都记得?」
「因为他是魔道学者吧。」
「这么说来一叶之秋也是。真好啊好想转职成法系⋯⋯」
「怎么突然这样想?夜雨。」
「没。」夜雨声烦翻了个身,用手肘撑住自己,低头看索克萨尔。「你知道你曾经记忆清零的事吗?」
索克萨尔易主,记忆清零。
那一年,第三赛季末,是个令人心碎的季节。

「夜雨,我们的时间还很长。」

索克萨尔认真地做了承诺,坐起身在夜雨声烦的唇上轻轻一吻,如同他们的初吻,柔软又充满感情。
当初的夜雨声烦不懂,现在的夜雨声烦懂得。
「哈哈也是,看你那手速想退步也没得退步了,打上十几年不是问题。」
「⋯⋯夜雨你真的很破坏气氛。」
「怎么着,不喜欢这气氛就不要亲。」
「哎呀,想被亲的话早点说嘛。」
「卧槽、索克萨尔!」
一声惊呼后两人交换了上下位置,索克萨尔的髮垂落在夜雨声烦的颊上。
不管时间剩下多长多短,至少,还有现在。
至少。
夜雨声烦任自己耽溺进索克萨尔的吻裡。



曾经雨在下,而夜雨声烦的思念一路寄往北方。
现在雨不下了,喻文州跟索克萨尔也回来了。
那夜以后他们没再见过多少次,谁知道喻文州一回来就和新任索克萨尔持有者交了棒,夜雨声烦眼睁睁地透过黄少天的荧幕看见喻文州走出训练室,新人的声音喜悦、黄少天的声音苦涩。
三分钟内,夜雨声烦就见着了索克萨尔。

「你好,我叫做索克萨尔,我看了笔记,听说我们以前感情很好,请多指教啦。」



其实夜雨声烦早就知道喻文州将退役,索克萨尔将第二次记忆清零。
黄少天在广州的雨天里对着电脑荧幕哭了太多次,即使不想知道也得接受。
所以他急于见索克萨尔。
只是,谁想得到一切来得这么快,是吧。
流云不停不停追问起索克萨尔的状况时,夜雨声烦简直觉得索克萨尔曾对他讲过的每句话都在他心底发苦。
『夜雨,我们的时间还很长。』
长你妹啊,索克萨尔。
夜雨声烦坐在老地方,自顾自骂着索克萨尔的任性。
这一天也下雨,荣耀内、广州的街上。
『北京下雨吗?』他问王不留行。
『下着。』王不留行回他。
一切都好像,可惜他连和索克萨尔聊聊过往都不能。
路已断,夜雨声烦的思念没地方去了。



「你好啊,我叫做夜雨声烦。听说我们之前感情不错是吧?今后也要好好相处哦!」
「你好,我是索克萨尔,请多指教。」
「你好你好,我是夜雨声烦!」
「你好,我的名字是索克萨尔,王不留行告诉我我们是很好的朋友,以后请多关照。」
职业战队,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顺着水,一颗又一颗心流向不知名的地方。




/EnD.

评论(16)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