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ba

湾家人,文章通用简体,回应繁体。
想找文章请善用归档!

【安清安】桜


*复健、复健......
*普通本丸的设定
*CP前后自由心证



///




#01
大和守安定睡前没有习惯熄灯,从依旧身为冲田总司的刀开始。
付丧神是幽冥一般的存在,所以,格外向往着光明。这是他给自己找的理由。
来到本丸后,打刀们多是两把一间房,鲶尾藤四郎又格外恐惧睡觉时隐约的光线,大和守安定基于初到,不想花时间处理这种小事,因此提议房间维持全暗的状态,自己则去坐在房外的缘廊靠着柱子打盹。
月光洒在微翘的睫毛上,大和守安定在春初的冷空气里不断缩小身体,半醒间后悔没多带一件薄被出来。
记得那时永远都是冲田总司替他多盖一件羽织,男人的脚步轻缓,吐息温和。
清晨朝阳升起时大和守安定被归来的出阵部队吵醒,调整了角度想把脸埋进羽织更深,却听见嘈杂的步伐声中有一双足停在了自己旁边。
沉默良久,然后,柔软的布料落下,带了点腥味,覆盖住大和守安定的脸部。
迷濛睁眼中他并未看清远去的身影。


#02
加州清光睡前没有习惯熄灯,从依旧身为冲田总司的刀开始。
他换下因战斗沾上血污的衣服,披着甚平钻进被窝,因受到宠爱而享有的单人房间灯火明亮。他深深睡去,没有去管外头天色正渐渐亮起。
天色亮起,而一个偏瘦的身影站在他门前,犹豫了良久,最终仍是转身离开。
留下一件羽织折得整整齐齐,颜色和天空同样浅蓝。
那件羽织非常、非常干净。


#03
安定这几天依旧维持着在缘廊睡觉的习惯,反正他浅眠又难以入睡,睡不着的时候就把玩审神者给他的毛笔,小楷细软的毛蘸饱墨汁在宣纸上飞舞,写写自己和同伴的名字、画画审神者养的小兔子。
本丸总是满月,明亮的月色映在大和守安定深邃的眼里。
正值春天,蝉鸣未起,不知道几刻钟的夜晚好静好静。大和守安定想起一首摇篮曲,轻轻地唱,眼神不自主地飘向缘廊尽头那间夜夜比月光更耀眼的房间,记忆则回到过去冲田组的部屋。
那儿啊——彻夜都是亮的。
温暖、闪亮,带一点人声嘈杂,两个付丧神躲在存放刀器的房间往外看,永远都能感到满足,尽管人类的情感对他们而言相当模糊、难以想像。
这首曲子,当时在他身边的那位付丧神常唱,说是随冲田总司外出听到的。

樱花 樱花
阴历三月的晴朗天空
尽量放眼看过去
像雾又像云
花香到处飘
快来 快快来
还不快点来赏花吗?

还不快点来赏花吗?
大和守安定看了看从不熄灯的那间房,又看看含苞的樱花,拉紧肩上有不属于自己的味道的羽织。今年开得比印象中还晚啊。


#04
清光在棉被里翻来覆去,反常地睡不好。
今天没有担当内番,也没有出门去出阵或远征,安逸得让他没办法由于疲劳而直接入睡。
不过更大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他一贯拿来当作枕头的羽织有不同的气味吧。
难以发掘,却在安静之中,渗入加州清光的脑子。
他的记忆力相当不好,或许是曾经断刀的缘故,但连他都忘不掉冲田总司笑容的每个细节,还有、还有——他十分不愿承认的——另外那把打刀。
他看着他从稚气到叛逆,从绝对的温驯到毫不留情的锐利,这是加州清光自冲田总司那边学来的用词,他觉得相当贴切。
外头传来熟悉的歌声,是清光喜欢唱的樱花。

樱花 樱花
阴历三月的晴朗天空
尽量放眼看过去
像雾又像云
花香到处飘
快来 快快来
还不快点来赏花吗?

还不快点来赏花吗?
他仍然记得自己断刀前的日子,那把打刀仍未学会肃杀冷酷的眼神时。那时候,那把打刀会这么问他,于是两个小小的身影挤在存放他们的房间窗边,轮流望着窗外,期待花开。
啊、啊,这个本丸的花可没那么早开哦。
加州清光在心中默念,背倚着纸门听外边的打刀唱歌。


#05
后来,他们终于在一场出阵池田屋的战前会议上碰了面。
加州清光狭长的赤色眸子对上大和守安定那双沉静的青色,两把刀都在第一瞬间认出对方,四目相对,像是会议中的其他刀全都不存在。
「加州清光君,有疑问吗?」见身为近侍的清光不甚专心,压切长谷部问。
「没——有。」
「大和守安定君呢?」
「没有。」
「那我们一小时后出发。」
压切长谷部一宣布,整个房间的刀们便散了,大和守安定与加州清光走的是回房的相同方向,然而谁也没有想跟谁搭话的意思。
他们第一次交谈,很奇特的,是在开战之后。
被满满的敌人及夜色所包围,加州清光先抽刀斩落了第一个小喽啰才问大和守安定:「我说,你是『那把打刀』吧?」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蠢。」
「你也一样那么难相处啊。」
大和守安定笑了笑,旋身站到加州清光背后。
「所以怎么称呼?『那个付丧神』。」
「加州清光。你呢?」
「大和守安定。」


#06
刀的天性一直以来都是战斗,他们的衣装染红,双手实际沾上血液,这点倒是不同于当年。
暂时结束这个角落的对战,加州清光朝大和守安定伸出手。
「没想到你的名字蛮文雅的,请多指教啰。」
「请多指教。」


#07
清晨朝阳初升,他们回到本丸,刚开的樱花摇曳着迎接他们。
「还不快点来赏花吗?」安定低声地问。
「这不就在赏了?」
「一脸得意样的丑八怪。」
「喂喂!可不要忘了你身上的羽织是我的!」
「这点是彼此彼此吧。」
大和守安定难得扯开嘴角笑了,顺便白加州清光一眼,侧脸在阳光里的轮廓相当好看。加州清光没忍住,捡了一朵樱花塞在安定耳后。随时赏樱,他说。
最后那朵花到底是被追着他们要替他们手入的审神者拿了下来,做成了押花放在安定房间,没有动过。就像他们的羽织再也没换回来过。




/EnD.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