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ba

湾家人,文章通用简体,回应繁体。
想找文章请善用归档!

【黃喻】不雨(壹)


- 退役私設

- 喻文州2016/02/10生日快樂!


OK?





///



|壹|


今年的广州,雨下得很少。

黄少天静静坐在蓝雨战队的大门口,等着喻文州出现,但他的队长始终没有来。
黄少天从正午等到落日,落日等到入夜,星星亮得像荣耀裡的地图。广州的秋夜没有北京冷,不太需要添衣服,横竖那件剑圣宝贝地挂在臂弯的外套也不是他自己的。
哦,该说前剑圣才对,黄少天瞅着对面网吧玻璃窗贴的海报笑了笑,上头的卢瀚文怎麽看起来还是那麽年轻呢——一头稍嫌凌乱的捲髮东翘西翘,只不过十八、九岁而已。确切的年纪他倒忘了,毕竟职业圈对黄少天来讲,已经是太久前的事。
电竞产业淘洗人才的速度很快,一日如隔三秋,唰唰唰就过了。
黄少天对着蓝雨的大玻璃门整理髮型,挥手和恰好经过的李远打招呼,没等召唤师出来便离开,远去的背影和他那年退役时一样,安安静静。
街上人多,他于是淹没在人海裡头,再不见年少锐利锋芒。

回到暂时落脚的饭店,黄少天连外套也没脱就趴在床上滑起微博,嘲讽叶修在苏沐橙照片中的虚胖样,评论王杰希自己煮的北京菜,收藏卢瀚文和全队的生活趣事,甚至挤出笑容来了张自拍,文字内容却只打了六个字——「广州,我回来了。」
他回来了。
这充满辉煌、挫折、回忆、笑容、眼泪、汗水的南方城市。


记得退役时,季节是夏。笑话,黄少天对饭店的落地窗摇摇头,谁退役不是在夏天?湿湿热热的气候,湿湿热热的道别,湿湿热热的拥抱与不捨,拖着行李箱走远之后,勐然发现自己的背也是湿湿热热一片,黏煳煳的记忆。
黄少天算是抱着遗憾退役的。
他本来还想再打一年,为蓝雨也争个三冠,毕竟十三赛季在最后一轮输给微草太令他不甘,他想用自己的手再一次击败王杰希,魔术师早已公佈十四赛季完便将退役,进入联盟高层担任顾问。
蓝雨和微草的世仇是从他们这一代而起,黄少天的自尊叫嚣着要他打下去。
打下去,再一年。
夏休期的第一天他冲进喻文州房间,吱吱喳喳吱吱喳喳,要找蓝雨队长讨论新赛季的战术。他兴致极高地说着,一面比手划脚,一面赖在喻文州腿上。他们在升上正式队员后感情就好得不得了,不过是撇开恋爱情感的那种,至少黄少天一直是把喻文州当很好很好的兄弟。
喻文州如往常一样静静在听,没说话。等到黄少天都讲完了两轮,瞎盖了一堆索克萨尔在这个战术中能做的事,喻文州依然没说话。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肯定在思考消化吸收,待会就会给出一个惊天动地只有水瓶座才能想到的战术策略,所以没有催促喻文州的打算。他由下往上盯着喻文州的下巴线条,默默羡慕起来。不愧是我队长啊连脸蛋都这麽俊,虽然不是特帅但颇有书生味,哎唷还有双桃花眼呢差点忘了。在心裡学王杰希的北京腔夸奖了喻文州一番,黄少天自顾自笑了开来。
「少天,笑什麽呢?」
「没事没事,队长你想好要说些什麽了没啊?看你读秒那麽久必有大招!」
「刚才你说的战术很巧妙,不过有一个蛮大的漏洞。」
「什麽漏洞?怎麽可能!」
「十四赛季的蓝雨战队没有你规划的那个索克萨尔。」
「队长你开什麽玩笑⋯⋯」
「我要退役了,少天。」
现在想起,黄少天仍然觉得,这七个字比任何败北都要沉。黄少天可以踏过所有灰烬前进,但依旧改变不了他念旧的这件事情。他念旧、重感情、爱面子,典型的狮子座,喻文州常说。既然如此,当初怎麽忍住没揪着喻文州领子的?那段记忆在黄少天脑子裡十分不真实,像梦。
梦裡,喻文州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地告诉他:自己要退役了,黄少天是第一个知道的,喻文州不会开记者会,喻文州希望安静地离开,让记者会只为了选手而存在。
梦醒之前黄少天回喻文州:「啊,那个啥,那就这样吧,我尊重队长你的选择啊。」
他们都是倔强的人,喻文州看着表情显然不怎麽好看的黄少天,沉默良久之后说了声谢谢,仍然是那副游刃有馀的样子,温润不带稜角。
在喻文州收拾行李离开蓝雨的隔天上午,黄少天召开了退役记者会。消息来得是如此突然,喻文州还是在回家后打开手机才从爆满的QQ讯息中得知,几乎每个人都关心他们的状况,而这每个人裡头正好没有黄少天。
的确不带稜角,却种下了疙瘩。
自从那年,黄少天再没见过喻文州。
两年青训营室友,十年正副队长搭档,谈过远大梦想聊过家庭关係,他们几乎是彼此生命不可缺少的一块。几乎是。黄少天过了两年没有喻文州的日子后,发现要和熟人装作陌生人其实很简单。
我清楚你每一个眼神的意味,瞭解你每一个笑容的不同。懂,太懂了,所以知道怎麽迴避。
黄少天尚且如此,何况喻文州。
叶修曾打趣地跟黄少天说过,明明家都在广州,要纯聊QQ、两年都没见过面,还真是奇蹟。正在吃鸡腿的黄少天立刻就哽住了,王杰希白了荣耀教科书一眼,这话题从此没被提过。
奇蹟啊,奇蹟。他的队长老是能创造奇蹟。
倒了杯水,黄少天盘腿坐在聚酯纤维的地毯上,愣愣望着广州的市景。
当年他确实是赌气,但他没想过这回喻文州也跟他赌气了。
像年轻时那样,温温冷冷地和黄少天斗,那时总是黄少天妥协。黄少天这次不想。
不过就是退役,连朋友都不愿做,那不要也罢。
虽说不要也罢,一听到卢瀚文说喻文州最近会推个摊子到蓝雨俱乐部门口做生意,新家正在装修的黄少天还是去等了。手臂挂着两年前喻文州落在他这的鸡蛋黄运动外套。
终归仍然是想看看喻文州过得好不好吧。
黄少天一口饮尽白开水,早早出了门。今天卢瀚文特地请他回去看看青训营。
搞不好,只是搞不好,那小子也请了喻文州。


想了又想,黄少天决定在抵达蓝雨前绕去一间喻文州喜欢的麵包店,搜刮了够喻文州吃半年的白芝麻蛋捲,提在手中沉甸甸的。
俱乐部新换的玻璃大门同样沉甸甸的。

「哟,瀚文,我来啦——」




/TbC...


>>>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