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ba

湾家人,文章通用简体,回应繁体。
想找文章请善用归档!

【そらまふ】烟花


– ニコニコ歌い手衍生

– 初尝试,还望见谅

– 极短篇


OK?






まふまふ总是在追逐そらる,即便到现在、此时此刻,两个人一起坐在河岸边并肩望着烟火的时候也是。
那好像是一种被生下来就带着的情感,光拎起耳机,听そらる的歌,就能感觉心里的湖泊漾起了涟漪,一圈一圈,安静平和地扩散开来。
喜欢这种事情,说实在,没有什麽伟大的理由,跟まふまふ喜欢作曲是同样的。
自然而然,就会深深着迷。


「啊,银白色跟红色的。」
そらる的头向まふまふ侧过来,距离很近,指了指刚刚才绽放现在已渐渐碎裂的烟火。
很まふまふ的颜色啊。そらる这麽说,自己觉得有趣地笑了。
明明这个人什麽也没做,不过是讲了句再普通不过的话,まふまふ却突然有些呼吸困难。
他张嘴,最後只说:「没有蓝色的烟火,真可惜。」
「会吗?」
「⋯⋯蓝色丶很漂亮啊。」
「但是天空就已经是蓝色的了。」
そらる发出「嘿咻」一声,站了起来,连这样一个应该要富有朝气的动作,由そらる做的话,出奇地有慵懒的味道。
像一只猫,也像天空,存在专属的节奏。


啊,天空。
まふまふ仰头,眯着眼细细瞧着天空,也许是心理作用,一下子看出了乌漆抹黑里的蓝色调。非常深,是沉稳的丶雾色的,海底的样子。
まふまふ在电视上看过相关的影片,一直很中意那般无声的世界。
虽然没有音乐会显得无聊,不过,很安心。待在そらる身边,也是如此。


对岸的烟火依然在放,遇到银红色的,他们就同时微笑。そらる会毒舌几句这图案设计得不好,或是风太大,导致烟火都不成形状了。
まふまふ嗯嗯啊啊地应话,注意力反倒放在河面的倒影上头。烟火不断炸开,却始终消逝於黑暗,没有办法将大片的蓝黑色染亮。
好像靠得很近了,其实仍然隔着跨越不了的距离。


「そらるさん喜欢看烟火?」
「喜欢啊。」
そらる转过身子追问,「まふくん呢?」
「非常喜欢哦。」
无论是烟火,或烟火微弱的光照之下的你。


まふまふ总是在追逐そらる,过去如此,今後亦然。
他想他就是一朵烟花,一遍一遍,明知徒劳还是甘愿绽放。



评论

热度(13)